购彩快3

歡迎進入秦山源生態農業!

24小時服務熱線

029-89395579   

關于我們

contactus

聯系方式

029-89395579

西安市未央區開元路南段108號藍天華庭3棟704室

最新新聞 >更多
協會窗口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關于我們>>協會窗口

H7N9、求你“擁抱”我吧!
發布者:管理員   |   發布時間:2017-08-14   |   所屬分類:協會窗口   |   閱讀次數:2834

H7N9、求你“擁抱”我吧!

H7N9、求你“擁抱”我吧!

——雞民“尋”死的悲苦歷程


    下邊是我一位兄弟敘說他養殖土雞的悲喜歷程:

    我是一位癌癥患者,術后沒去治療,而是上山了休養了——我想把我最后的日子,擁抱著大自然度過。可沒想到卻漸漸地好轉起來,欣喜之余,不甘寂寞的我總想發揮“余熱”——經過深思熟慮后,在親友的資助下、在我休養的櫻桃溝的村子支持下,我養起了土雞。

    我先上2500羽土雞,可能是上天眷顧我,我的雞長的很好。雖然,當年就有H7N9肆虐(那時還叫“禽流感”)。不過,我的雞還是長的很好、雖然,也有媒體在“宣揚”(卻在可承受的范圍),但我的雞長成以后,還是賣的很好——那些遠鄰近舍的親朋好友們,都不遺余力的為我宣傳,也可能是這些善良的人在眷顧我,他們都來我養雞的地方購買……就這樣,第一批雞很快就銷售一空,而且賺的金滿缽滿、欣喜之余,又請親友們資助,增加了圈舍把存欄量又翻了一倍……2014、15、16叁年雖然也有H7N9肆虐,但我還安然度過了。到16年低,我的存欄量已經達到了一萬羽,我的技術水平,我的“人脈”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周圍四鄰五舍的人,都知道“山地放養雞”——我的雞養的很真實,不用任何抗生素和激素類藥品。使用“干凈”的飼料,輔以新鮮的空氣和甘甜的山泉水,因而母雞湯鮮蛋香、公雞肉緊致味美。櫻桃溝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就是遠道的游客,在嘗過之后,也會要求我們快遞給他們,以滿足他們的口舌之欲……

在這四年里,除了高昂的醫藥費由我自己支出以外,當初治療時借親朋好友的也還了一些,而且從最早的存欄2500羽也增加到了10000羽,只是親朋好友支持的啟動資金還未還上。不過,望著滿山雄雞,遍野啼鳴,還是滿心歡暢。然而,好景不長,2017雞年來臨,一切都成為災難……

    雞年2月,正是雞出欄之日,H7N9來襲,全國媒體一致同聲。政務部門休市且禁止出境。頓時、行情一落千丈:雞已能達標上市,但無法銷售、而雞每日必食。僅每日飼料就需3000元以上……一個半月下來,十幾萬元就化為泡影。后經韓部長辟謠,行市稍有好轉————價錢雖低卻還走了三車(約3000余)可好景不長。突然之間,H7N9又塵囂再起,各地傳聞H7N9病患者死亡“層出不窮”,雞市蕭條甚于往日(但有別于往日的是白羽肉雞日漸恢復,而散養土雞、無人問津)……等了十余日,市場更甚……

    我靜下心來,用心去揣摩整個過程,我漸漸好像明白了:所有矛頭都指向了活禽銷售,和韓部長辟謠前不同的是,這次是有針對性的……我頓時有些天“塌”下來的絕望感覺——初期投入的20多萬元是兄弟姐妹資助的,現在兩個多月的消耗,三年的辛勞已被雞吃沒了,如今余下的雞虧錢已經是定局。而且,按現在的政府規定,出境銷售手續也辦不下來,而本地市場有限,每天也賣不了多少,況且即使能出境現在的低價,售完以后也保不住兄弟姐妹資助的一半……

政府是君臨天下的“天子”,而我們“雞民”充其量是可被遺棄的“子民”,君叫臣死、臣不得不死……那就死吧!

    死心已定,我開始設計自己“尋死”方式:我想讓我的死亡有意義,最起碼能給別人和社會有幫助才行!于是我想起了“禽流感”的由來,查了很多資料,發現凡是H7N9的死亡病例都有活禽的接觸史的說法,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的是:我們這些養雞的、賣雞的、殺雞的為什么得不上。而且,我六七十歲的老父老母一直在給我們幫忙養雞,而他們也一直安然無恙。所以,我們養雞肯定得不上H7N9、只有按照媒體和衛生部門 “指定”的,去活禽市場接觸活禽(在養殖場是不行的)才能感染上H7N9把。也只有這樣,我才能給廣大雞民說:都去養白羽肉雞吧,別養土雞了——也只有這樣死去,我才能死的瞑目,才算死了也能給我現在從事的行業有幫助,才死的有意義……

  ;  設計好死法以后,我悄悄地停止了提高免疫力的藥物,(我們癌癥康復者,每天必須兩次服用提高免疫力的藥物)五天后,踏上去往成都的列車(因為成都已經“發現”了五例患者、死亡數不詳)。

    下了車,我直奔成都最大的活禽批發地——三聯市場、市場一片蕭條,整個市場上,人跡寥寥,我按照官方“規定”的H7N9感染的方式,走遍了市場上的每一家,摸雞視鴨、從不作短暫停留,甚至來協會在成都的辦事處,以個人名目免費給他殺雞拔毛……我沒有采取任何消毒措施,接連數日,身體除了有些弱,不曾見官方說的任何癥狀。然而,還是有人在這個市場感染了H7N9……天哪,我一個免疫力低下,年已五十的癌癥患者怎么就感染不上呢?我悲感之極、痛哭無措,茫然不知去往何處……突然、有報道稱,陜西咸陽又發一例感染者,已經死亡,我欣喜若狂,連忙搭上去往陜西咸陽的列車,下車直奔官方報道的檢測機構。詢問感染在何地、竟然無所知。無奈之下,我跑遍咸陽的所有活禽銷售地點……跑了一個星期,依然得不到任何消息,而自己除了累一些之外,還是不見發燒,咳嗽等癥狀,無奈,我又來到死著的死亡之地——交大附院,還是無所知……睡一覺起來,感覺頭有些暈,試了試額頭,感覺有些燒——此刻如五味雜陳,我記下了自己的癥狀,通知了在西安的協會,要求他們和我一起去醫院確診……

    協會接到了疑似患上H7N9的患者來電,我立即停下手頭所有的工作,和他一起去了交大附院……一番檢查之后,醫生給了一個輕微感冒的結論,不用住院,輸了液就讓走人,我欣喜不已和他談說時,他放聲大笑,連叫:“我尋死也這么難!”我愕然、連忙問其緣由:他在一番痛哭之后和我說了以上這些話……

    我無言以對,勸說他服些增加免疫力的藥物,留他住了一宿,勸說待他平靜,把他送上了回家的列車……

    【作者語】民眾安全樂業是為民生,當民生而無望、死而無門,民則不安,民不安、則國泰何在?

    留“草民”一條生路,為民、為國!

 

2017年5月



029-89395579
网信快3-专业购彩 百姓快3-官网 vip购彩-手机版 满堂彩-通用app下载 TT快3(上海)集团有限公司 UU快3(北京)集团有限公司 彩神彩票-购彩快3